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
北京创业生态运行现状及发展趋势

日期:2018.10.15

来源:

作者:裴秋亚 王峥

      ◎长期以来,北京得益于丰富的创新资源、良好的创业环境,对人才、资本等创业要素始终保持着较强的吸附能力,从而极大地促进了区域内创业活动的蓬勃发展。但是,当前随着国内杭州、成都等二线城市的纷纷崛起,外部竞争环境的变化对北京集聚各类创业要素构成了新的挑战。

      创业生态是在一定区域内,由创业群落和创业环境构成的统一整体。创业群落居于生态系统的核心地位,是不同类型创业种群的集合体。单一种群的发展不仅需要群落中相关种群的支撑,更需要创业环境的滋养。近年来,北京市积极完善以市场需求为导向的创业生态,为创业者搭建起了覆盖创新创业活动全过程的服务体系,极大地激发了各类主体的创新创业活力。但是在实践中诸如创业投资退出渠道不畅、产业链创业创新不足、科技资源优势未得到充分发挥等问题依然突出,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北京“双创”的纵深发展。

      一、北京创业生态现状

      1.新创企业种群基本特征分析

      新创企业作为创业活动的执行者,直接将创新成果转化为市场所需的产品或服务,是创业生态中处于核心地位的一类种群。作为同种个体的集合,新创企业种群具有以下群体性特征。

      第一,种群数量趋于稳定,创业系成为种群衍生的重要方式。从规模来看,北京市新创企业数量自2014年以来趋于稳定,2015年~2017年间数量分别为20.45、22.2、19.39万家。同时,新创企业种群的繁衍也呈现出多样化特点,创业系的产生正是其中的一种新方式。创业系是指众多原领军企业的高管在离职创业过程中,凭借多年积累的人脉资源、产业资源和行业经验,集中在互联网、金融、媒体、咨询等方向开展创业活动,并逐步建成互助共享的创业圈。目前,北京创业生态中创业系大量涌现。以百度系为例,百度系创业者数量众多,并繁衍出迅雷网络等一批与搜索技术有关的知名企业。

      第二,种群内个体年龄普遍小于5年。任何生物种群都是由不同年龄的个体组成,年龄特征是指不同年龄组的个体在种群内所表现出的比例或配置情况,由于各年龄组的出生率和死亡率差异较大,所以年龄特征对种群数量动态趋势具有深远影响。基于企业生命周期理论,新创企业成立第四年通常进入“死亡谷”,企业死亡率激增,加之北京新创企业多创办于2014年后,因此,现存新创企业成立时间多数小于5年。

      第三,种群质量不断提升,独角兽涌现引领演化新方向。质量特征是评价企业核心竞争力的重要标准,目前在全球科技界和投资界普遍采用“独角兽”来指代发展迅速、在各自领域内珍贵而稀有,估值达10亿美元以上,深受投资者竞相追逐的高质量新创企业。数据显示,目前北京独角兽企业数量仅次于美国硅谷,全球排名第二。根据CB Insights调查结果,截至2017年12月1日,在全球220家独角兽公司估值规模最高的前五家企业中,北京占据三席,分别是滴滴(第二)、小米(第三)和新美大(第四)。

      2.北京创业群落运行效果分析

      创业群落包含新创企业、相关企业、高校院所、孵化器、金融机构、政府六类种群。这些种群以新创企业为核心,以金融机构、孵化器、高校院所等相关种群为支撑,基于合作、竞争等种间关系,构成了创业群落的基本骨架。在此基础上,技术、资金、孵化服务和产业配套作为创业活动中最为重要的四类资源在群落中源源不断的进行着物质循环、能量流动和信息传递,形成了技术链、资金链、孵化链和产业链,推动创业群落的有序运行。

      技术链的构成以高校院所、企业和政府三类种群为基础,其运行以高校、院所为核心。技术链的运行效果可以通过产学研协同创新情况进行评价。目前,北京创业生态中技术链运行效率尚需提升,各种间关系有待增强。以高校院所与企业的专利合作情况为例,相比上海和深圳两地,尽管北京在高校院所与企业合作申请专利数量方面占据绝对优势。但是,该规模优势的形成很大程度归功于北京高校院所数量丰富。在综合考虑京沪深高校院所数量因素下,北京产学研合作产出方面并不占优。

      资金链的运行涉及到新创企业、金融机构和政府三类种群。资金链能否有效运行关键在于金融机构对新创企业的投资和退出两个环节。北京创业资金链运行情况呈现出总体向好态势,但其效果对环境的敏感度较高。在创业金融对新创企业的投资环节,北京天使创投规模全国居首,风险资本对创业活动的发展起到了良好的支撑作用。仅北京中关村地区的313家上市公司中,近八成都在初创期或成长期获得过天使投资、风险投资等支持。北京创业生态中股权投资退出方式以IPO(36.67%)、并购(27.29%)和股权转让(24.85%)三种方式为主,合计占比达到退出总数的88.81%。由于其中IPO方式退出占比较高,因而近年资本市场价格的波动以及IPO政策的变化对投资机构的退出影响较大,同时也反映出北京创业资金链的运行对外部环境较为敏感。

      孵化链的运行以孵化器、新创企业、政府、金融机构、高校院所为基础。孵化器位于孵化链的核心,既是生态系统中金融、技术、产业等各类资源的集聚平台,也是链接新创企业的关键节点,因此孵化链运行情况的评价要同时考察孵化器对创业资源的聚合力和对新创企业的孵化力。当前,北京创业孵化链的资源集聚能力较强,要素协作态势显著。如区域内众多孵化器基于“孵化+天使”模式吸引到更多风险资本的注入,还有一些孵化器通过公司内创业模式与领军企业建立起了广泛的合作关系。较强的资源聚合能力使得孵化器的服务更加多元化、孵化能力大幅跃升。

      产业链是新创企业与相关企业之间形成的某种内在联系,其中,居于上游的相关企业向下游输送产品和服务,而下游企业则向上游支付费用并反馈信息。产业链之间的交互构成了创业生态的完整功能,为新创企业技术创新、信息交流、人员流动、研发提升等活动提供保障。现阶段,北京创业生态产业链呈现出国有企业数量多,产业链创业不足的现象。对比京沪深三地企业构成,北京国有企业数量和工业总产值占比均最高,其中国有企业工业总产值在所有企业工业总产值中占比达到22.66%,远远超过上海(2.99%)和深圳(0.05%),企业数量占比也远高于上海和深圳。相比民营企业,由于国有企业在支持产业链创新、开展公司内创业等方面略显不足,一定程度上导致了北京整体围绕大企业开展创新创业活动匮乏的现状。

      3.北京创业环境的特点

      正如生物群落的运行需要光照、土壤等特定环境的支持,创业群落的发展也需要创业环境的支撑。总体来看,北京创业环境主要呈现出以下两方面特点。

      一方面,以科研人员为主导的创业文化是群落运行的能量之源。创业文化涵盖与创业活动有关的思想意识、价值标准、基本信念、行为模式,以及与之相适应的制度和组织机构。北京创业文化的形成由科技人员下海创业而发端。1980年,中科院科学家陈春先等人创办的“北京等离子学会先进技术发展服务部”开启了科技人员创业之路。此后,以柳传志、王选为代表的创业者也纷纷投身于创业大潮。时至今日,北京丰富的高校院所依然源源不断的为生态系统中输出大批创业人才和技术资源,促使生态系统内部呈现出一种以科研人员为主导、以技术研发为驱动、以知识聚集资本为引领的技术驱动型特征。

      另一方面,相对较低的隐性成本是群落运行的物质基础。创业成本是创业活动中的重要经济支出,分为显性成本和隐性成本。生活成本是显性创业成本的主要构成,尽管北京生活成本在全国范围内并不占优,但是北京相对较低的隐性成本有效缓解了高显性成本压力。特别是随着中国经济由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增长迈进的新时代,创新资源禀赋在极大程度上抑制了高生活成本的壁垒,使得隐性创业成本重要性日益凸显,而其中创新资源可得性的作用尤为关键。北京丰富的高校院所构成了生态系统中的创新源头;风险资本的集聚为创意转化为实践提供了必要的资金支持;勇于创新、宽容失败的创业文化为创业者提供了生存和成长的氛围,这些隐性成本的降低有效的对冲了显性成本,使得北京成为全国的创新创业沃土。

      二、北京创业生态的未来展望

      1.外部竞争加剧对北京创业要素集聚形成挑战

      长期以来,北京得益于丰富的创新资源、良好的创业环境,对人才、资本等创业要素始终保持着较强的吸附能力,从而极大地促进了区域内创业活动的蓬勃发展。

      但是,当前随着国内杭州、成都等二线城市的纷纷崛起,外部竞争环境的变化对北京集聚各类创业要素构成了新的挑战。在资金方面,近年来,北京市新增风险投资机构数量大幅锐减,2017年在京登记注册的创业投资机构数量占全国的比重仅为4.09%,远远落后于浙江(18.63%)、广东(15.92%)、江苏(6.28%)。而就在2015年,北京市登记注册的创业机构数量还稳居全国第一,占全国比重高达17.49%。在人才方面,南京、武汉、成都、西安等地区近期纷纷出台人才新政,大力引才引智。未来,随着国内东部、中西部等地区的快速发展,区域间竞争将进一步加剧,从而对北京创业生态的发展形成新的挑战。

      2.未来五年新创企业种群规模增速回落、代谢速率加快

      2014年,李克强总理在夏季达沃斯论坛上,首次发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随后各级政府纷纷多措并举为大众创业松绑,由此迎来中国创业最好的时代。

      在政府和市场的共同作用下,2014年北京创业生态中新创企业数量呈现出爆发式增长态势,当年全市新创企业数量17.81万家,同比增长高达56.4%。但是,自2015年以来,北京新创企业数量增长率持续回落,并在2017年首次出现负增长现象,同比下降12.7%。在新创企业出生率增速持续下滑的同时,种群的死亡率却在不断激增。结合我国新创企业年龄特征,企业成立第四年进入“死亡谷”,在4~9年种群死亡率将始终维持高位,由此推断,未来五年北京创业生态种群的规模增速将呈现回落。

      由于孵化链的日益完善,孵化器在助推新创企业出生率提高、成长速度加快的同时,也使新创企业的死亡过程不断加快,极大地缩短了新创企业从出生到死亡的生命周期。因此,随着北京创业生态中各专业化要素的日益完备,生态系统内种群的整体代谢速率将进一步加快。

      3.颠覆性技术将引领北京创业生态质量并进

      伴随着科技发展速度的不断加快,全球正在孕育和兴起一场新的科技革命。新科技革命背景下,颠覆性技术所塑造的全新创业环境对产业领域、创业模式等创业活动将具有深远影响,同时创业活动实践的能动作用也会使创业生态发生改变,引领创业生态向更高层次演进。

      在此背景下,北京作为全国科技创新中心和原始创新策源地,生态系统内高校院所、跨国公司研发中心众多,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纳米材料、机器学习等方面具有较强的发展基础。近年来,北京市政府还积极推进“三城一区”建设,探索设立北京市科技创新基金,着力构建科技基础设施、基础研究、应用研究、成果转化、高精尖产业五位一体的创新链。未来,随着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到来,颠覆性技术的涌现将成为引领北京创业生态质量并进的关键路径,同时它也将是北京创业生态区别于其他创业生态系统的重要标志。

      三、进一步优化北京创业生态的发展思路

      总体而言,北京创业生态运行良好,功能日益完备,为促进区域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是,生态系统中诸如技术链运行低效、资金流循环不畅、产业链创新不足等问题依然存在。特别是在外部竞争加剧、内部新创企业增速下滑的新形势下,北京还应从以下方面进一步优化创业生态。

      首先,构建以创新为核心的能量流动系统。一方面,加强对颠覆性科技和原创性技术的探索,增强创新源动力;另一方面,增强创业与创新政策的配套性,形成政策组合拳协同发力。其次,完善以资金闭合流动为抓手的物质循环系统。从推动传统金融机构向股权投资方向布局、推进大型国有企业支持开展创业活动、推动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三个方面,针对资金链“开源”、“引流”、“疏通”三个关键环节打通物质循环通道。最后,优化以区域合作为基础的开放生态系统。从区域联动视角,以京津冀协同发展为机遇,夯实产业配套体系;从国际合作视角,完善创业孵化体系,推动创业网络的国际化布局。




      摘自北京社科基金项目“北京创业生态研究”阶段成果